學習壓力大,精英主義使學生失去動力

香港學生每天花在學習上的時間甚長,還未計算做功課所需的時間,單單溫習便已用了10小時。92%受訪學生在面對香港中學文憑試時感到壓力,當中37%學生更表示壓力沉重。其中一位學生形容香港教育制度仿如「篩選過程」,目的只是選出精英。為了追趕成績,幾乎全部受訪學生都有私人補習。

校長及教師承受巨大壓力

63%老師的主要壓力來源是行政工作。93%受訪教師認為家長的查問加重他們的工作負擔。面對沉重的工作量,教師還要在極少指引的情況下設計創新教學方法,配合教育改革和發展步伐,頗感吃力。

直升機家長左右子女選擇路向

62.5%受訪學生表示他們讀書無非是為了滿足父母/親戚的期望而已。

香港的教育制度經歷了數次改革,但成效未見顯著

其中一個原因是持份者的出發點無法吻合,特別是家長和學生,普遍都認為考入大學、找份好工是教育的唯一目的。這與新高中課程下的終身學習精神和培養獨立學習能力的期望不符。

整體而言,香港的青年教育水平很高,且正不斷提升

從2000年到2016年,達到專上教育水平的青年人口比例大幅上升,由24.9%培增到53.8%,當中以自資學位的升幅尤見顯著。

貿易及物流業、旅遊業、金融服務業和專業及工商業支援服務業,為一半的勞動人口創造了就業機會。然而,其他產業在推動經濟發展也有極大潛力,包括資訊科技、檢測及認證業、文化及創意產業和環保產業。預計這些特定產業的人力需求均會增加, 甚至較本地經濟整體人力需求的年均增長率為高。
  • 接近七成學生和父母從未聽說過「職業專才教育」。低於兩成的學生和家長認為「職業專才教育」等同獲得專業資格和知識。
  • 然而,以汽車維修、升降機及自動梯工程、冷氣維修為例,在2016年,技術員的起薪點大部份都高於同年青年的平均月薪($11,900港元)。

與其他經濟發達地區相比,香港在青年的身心健康發展方面有待改善。

2016年英聯邦青年發展指數顯示,香港青年在身心健康範疇位處183個國家中的116位,比某些發展中國家還要低。

青少年出現精神健康問題的情況越來越普遍。

醫院管理局轄下的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團隊要處理的個案,在5年間大幅飊升,2011-21年求助個案為18,900宗,但到了2015-16年,數字竟上升達28,800宗。

面對生活挑戰,青年人必須要有更強的抗逆力。

在香港,自殺及自殘是青年死亡的兩大主因。2016年,香港香港共錄得69宗24歲以下青年自殺案件。

青年人在工作與生活中不能取得平衡。

香港青年平均每天只有大約6小時的睡眠時間,而只有8.4%的青年符合世衛組織建議,每天享有60分鐘體能運動;青年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學校、功課及補習上。

青年要應對網絡世界裡的風險。

多過七成青年是網絡欺凌的受害者,另外接近七成參與過網絡欺凌。沉迷互聯網的情況也越來越嚴重。

課外活動是青年發展重要的一環,但青年的參與卻日趨「功能化」。不少青年參與課外活動時,大多只為滿足學校要求、應付家長和同輩,和豐富自己的履歷表。

「精英文化」滲透於課外活動的生態之中。 家長、學校均著重年輕人的表現,令他們甚具壓力;而成績未達「精英」水平的青年,則有較少機會去進一步發展自己的興趣。

社會主要以學業成績來評價青年的成就,而非學術成就則缺乏社會認可。沒有足夠軟件和硬件上的支持,而非傳統行業的發展前景亦不樂觀,青年人要繼續發展興趣,甚至將之變成終身事業,可說是十分困難。

雖然課外活動已成為許多青年日常生活重要的一部份,但家庭背景較基層的青年往往面對財政困難,亦沒有相關的人際網絡和資訊,去挑選和參加活動。 有關青年全人發展的工作,絕不能忽視弱勢青年的情況。

我們需要加強青年的國際視野。目前,政府、非政府組織和私人基金會都有為青年舉辦各種交流活動,讓他們透過個人經驗,認識其他文化。大學和大專院校亦有為學生提供學術交流機會,讓學生到海外留學。 

青年大部分時間都「在線」,但是只有少部分青年了解網絡的風險,以及網上行為的後果。網絡欺凌、欺詐和惡意攻擊官方網站這類行為經常發生。

香港的青年越來越關心公共政策和事務。AIESEC香港於2016年的調查顯示,有71%的受訪青年表示他們願意為改善香港而作出努力。

青年選民登記及投票率日益提高。18歲至25歲的青年中有67%為登記選民(等同37.4萬人)。近年來投票率亦有所提高,在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中,55%的21-25歲選民有投票,比2012年的46%為高。

青年主要依靠互聯網去認識社會事務。據香港青年協會在2014年關於青年網上社會參與的調查,68%的受訪青年認為互聯網是他們獲取時事資料的主要來源。

然而,青年的網上參與似乎並未化為網下行動。由香港中文大學所進行關於青年如何參與政治及使用社交媒體的研究指出,大多數青年都沒有親身參加過政治行動。

目前,政府的諮詢方式,未有配合青年人的特性和需要。許多青年認為官方的諮詢和公眾參與活動,並不能有效吸引年輕人,而且政府沒有充分使用互聯網傳播有關信息和收集意見。在各政府諮詢和法定機構中,青年的參與比率參差。

香港有大量青年義工,但他們做義工的動機不盡相同。對許多人來說,做義工是為了個人發展和建立人際網絡,但同時亦有許多青年表示,參加志願服務是為了滿足DSE課程的其他學習經驗(OLE)的要求。

患有殘疾的青年

  • 目前的支援措施可以說是治標不治本。 融合教育政策下,現時學校的支援措施大多為輔助性質,例如在考試期間作特別安排。患有殘疾的青年需要額外的學習支持,才能跟得上學習進度。
  • 教師的相關訓練需要加強。在現行機制下,學校要派10-15%的老師參加30小時的融合教育入門課程。教師表示,受過培訓的教師比例不足,課程內容亦不夠深、不夠廣。
  • 患有殘疾的青年要在畢業後找到首份工作,開展事業,十分困難 。CareER是一個專門為殘疾學生和畢業生提供就業服務的社會企業,他們於2016年訪問了103位僱主,只有17%的受訪者表示有興趣在未來三年僱用殘疾員工,而55%的受訪者表示不會。
  • 公共衛生部門為提供多項殘疾評估和治療服務,等候時間取決於病人的情況以及嚴重程度,亦因患者人數和部門人力資源而定。青年和社工都表示,相關的輪候時間需要縮短。

少數族裔青年

  • 在香港,來自少數族裔的青年普遍中文水平較低。調查顯示,受訪的378名12至23歲少數族裔學生和年齡介乎16至50少數族裔求職者和在職人士的中,超過六成認為,他們的中文水平停留於小學程度。
  • 由於中文水平不高,少數族裔的青年很難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很多時只可以退而求其次,從事送貨、侍應和保安這類不需要很高中文讀寫能力的工作。
  • 少數族裔青年的教育水平普遍低於華裔青年。香港教育學院的研究顯示,在2011年,巴基斯坦裔和尼泊爾裔(兩個在香港人數最多的少數族裔)的學生在中五前輟學的比率分別為15.6%和20.6%,而本地華裔學生在中五前輟學的比率卻只有6.4%。
  • 儘管有法律保護和社會各界的宣傳和公眾教育,種族歧視在香港仍然是常見的問題。一項 2005年的調查結果顯示,六成在香港的少數族裔認為他們的種族決定他們職業生涯的進展。

高危青年

  • 高危青年,泛指有行為問題的青年,他們的行為或偏離社會規範,甚至可能存在犯罪風險,亦包括輟學或有輟學危機的青年。
  • 若加入犯罪團體或童黨,高危青年更加容易出現行為問題,如酗酒、濫用藥物,以及從事犯法的「工作」。

屬性小眾的青年

  • 根據香港小童群益會的一項研究,屬性小眾的學生面對的歧視仍然很普遍。在500名自認為同性戀的中學生中,有半數(53%)表示曾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視,包括口頭侮辱(42%)、排斥(40%)、以及身體受到傷害或性騷擾(14%)。
  • 歧視在工作環境中同樣普遍,29%的受訪員工說他們在受僱期間的過去五年曾因為性取向而遭受歧視。同一份調查也發現較年輕和教育程度較低的僱員更容易受到歧視。由Community Business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屬性小眾的員工的培訓和發展機會較少(28%),升職機會較低(24%),同時被要求離職和不獲聘用的機會亦較高(分別為15%和13%)。
  • 屬性小眾的青年需要額外的支援,協助他們面對並克服性取向與同齡朋輩不同這個心理障礙。然而,屬性小眾的學生告訴我們,學校的支援措施不足,尤其是缺乏關於不同性取向的教學資源,亦難找到能信任的教師或社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