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睡眠不足,誰的責任?

常言道良好習慣要從小培養,這說法用於睡眠情況尤為吻合,有研究顯示兒童年紀越大,睡得越遲,睡眠時間越短,在青少年階段更變本加厲。1故此若要從根本做好,必須正視小學生「無覺好瞓」問題,但近年社會討論集中在學業壓力的影響2,忽略原區上學和小學全日制這兩項教育政策在執行上偏離原目標,也要負上一定責任。

睡眠不足影響小學生身心健康

按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下稱美國疾控中心)建議,6至12歲學童每天應睡9至12小時3,惟參考本港的相關調查,只能說上述數字是學生「夢寐以求」的。瑪麗醫院在四月初公布的調查結果指出,學童每天睡眠時間平均少於8.3小時4;香港遊樂場協會於去年進行的調查也發現,逾六成小學生未「達標」(見表一)。5

表一:比較美國疾控中心建議和本港調查數據

機構 美國疾控中心建議 瑪麗醫院調查 香港遊樂場協會調查
年齡 6至12歲 5至12歲 6至12歲
睡眠時數 9至12小時 少於8.3小時 66.2%少於9小時

資料來源:“How Much Sleep Do I Need?”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https://www.cdc.gov/sleep/about_sleep/how_much_sleep.html, last modified March 2, 2017; 王潔恩,「港孩不快樂! 僅0.3%學童睡覺多於10小時 未夠六歲已有焦慮症狀」。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312208,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4日;「香港青少年生活狀況調查 2018」。取自香港遊樂場協會網站:http://hq.hkpa.hk/document/press/Report香港青少年生活狀況調查2018(final).pdf,查詢日期2019年4月17日,第3頁。

從醫學角度看,睡眠不足為小學生的身心健康造成負面影響,包括其高度、快樂程度、專注力、記憶力、辨識力、創作思維,甚至精神健康,如出現過度活躍症的風險較高。反之,睡眠充足不但有助大腦鞏固記憶,更能減低壓力焦慮和抑鬱指數。6

跨區上學減少學生睡眠時間

就着小學生睡眠不足問題,近年不少人將矛頭指向學校施加的功課和考試壓力7,似乎遺忘了兩項教育政策,原區上學和小學全日制,在執行上偏離原目標,也助長這情況。

教育局的本意是希望小學生能在居住原區上學,避免他們往返學校時路程過於遙遠,這可見於當局策劃學校數目是按該區人口決定,以及小學校網的劃分面積較中學校網的小。8但由於局方容許學校錄取跨區學生,接受MWYO訪問的小學校長認為,這導致部分學生要花更多時間在交通上,變相減少睡眠時間。

現時小一入學統籌辦法分為「自行分配學位」與「統一派位」兩個階段。「自行分配學位」階段不受校網,即是居住地區限制,家長可為子女向任何一間官立或資助小學申請;而在之後的「統一派位」階段,每所學校學額的10%不受校網限制,餘下90%的學額則受校網限制。9此外,不在小一入學統籌辦法之內的直接資助計劃(直資)小學和私立小學10,申請者同樣不受校網限制。

以2018年度為例,只有26,942名(47.7%)小一學生申請時受校網限制,其餘52.3%並不受校網限制(見表二)。11不受校網限制非代表家長一定要申請其他校網的學校,但不難想像會有較多選擇跨區報名,讓子女入讀心儀學校。教育局回覆MWYO查詢時亦確認,不少家長在上述兩個階段會選擇其他校網的學校。更甚者,若很多人跨區上學,或迫使原區學生要轉區讀書,造成「學生大遷移」的惡性循環。

表二:2018年度以學校類型劃分的小一入學情況

  官立或資助小學 直資小學 私立小學 總計
自行分配學位 統一派位
校網限制 不適用
學童數目 23,363 3,016 26,942 3,129 56,450

註:數字不包括國際學校學生,以及部分因個別理由未有參加小一入學統籌辦法的學生。資料來源:教育局學位分配組編製,「二○一八年度小一入學報告書」。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s://www.edb.gov.hk/attachment/t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spa-systems/primary-1-admission/POA2018_annual_report.pdf,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第16頁、31頁。

教育局向MWYO表示,沒有就學生跨區上學的情況作統計,故此我們無法評估問題的嚴重性。當然,亦非所有跨區學生也得如取西經般從南區遠赴北區上學,但參閱某些學校的校巴接送時間,也替部分小學生感到辛苦。

以一名住在跑馬地但往柴灣上學的小學生,以及一名住在馬鞍山但往何文田上學的小學生為例,他們要在早上6:40登上校巴12,假設以30分鐘完成梳洗、穿校服和吃早餐,並要在校巴到達前五分鐘下樓,保守估計他們最遲要在6:05起床,更不用說他們上學、放學車程動輒超過一小時,即來回共兩至三小時。以上只是能選擇校巴服務的學生之情形,部分跨區上學學生所住地區未必有校巴服務覆蓋,情況可能更惡劣。

小學全日制 = 學習全日制?

另一個被指原意被扭曲的小學全日制政策,也要為小學生睡眠不足負上部分責任。教育局於1993年起逐步推行小學全日制,目的包括提供較充裕的時間,加強師生溝通及使學生得到較全面照顧。13社會各界就此期望,學校可設立導修堂,讓教師指導學生完成功課和溫習,免卻他們在家為學業奮戰而耽誤睡眠。

教育局回覆MWYO查詢時指,在2018/19 學年,本港有582間小學實施全日制,佔所有小學逾99.1%,但未能提供學校設立導修堂情況,包括節數和時間。據報,有學校每星期設有三天下午導修堂,而在教師的指導下,大部分學生均能在堂上完成功課。14可惜不是每個學生都能受惠,有家長關注組織於2017年進行的調查顯示,只有七分之一學校每天有導修堂。15對於不少學生來說,每日扣除上學、乘車、做功課,甚至參與課外活動的時數後,已所餘無幾,無奈要侵蝕其睡眠時間。

如何讓兩個教育政策重回正軌,社會未有共識

要修訂兩個教育政策並非一時三刻可以做到的事情,舉例說,有指直資計劃令跨區上學情況增加,但即使該計劃基於不同原因一直備受批評,也不見得當局會把它推倒。又例如要家長放棄心儀但跨區的小學也似是天方夜譚,儘管他們眼見子女因每天的舟車勞頓而睡眠不足,上課沒精打彩,影響學習動力。

至於應否硬性規定全日制小學設立導修堂,有待社會更深入討論,而教育局已向MWYO表明不認同有關做法。事實上,有些學校會採用其他方法,譬如在每個課節預留時間讓教師指導學生處理功課中較困難的部分,或訂定適切的功課調適策略,照顧個別在學習上有需要的學生。

由學校減低學業壓力,學生學習時間管理做起

現階段學校可推出能改善學生睡眠質量的措施,接受MWYO訪問的小學校長分享,其學校為學生安排許多興趣活動,特別是運動項目,讓他們「放電」後能提升睡眠質素。學校也透過家長問卷調查,了解學生每天花在功課和溫習的時間,繼而減少功課量及默書次數,並善用網上教學增加功課的趣味性,讓學生「愉」、「快」完成功課。

惟網上教學是雙刃刀,若學生自制力不強,有機會完成功課後到其他網站瀏覽。這衍生兩個問題,包括電子屏幕產品會釋放藍光,擾亂生理時鐘分泌,影響睡眠質素16;以及學生晚上沉迷上網,會延遲睡眠時間。由此可見,小學生也要在家長的協助下,學習時間管理,並建立良好睡眠習慣。

2019年5月23日原文刊於《Oh爸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