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缺清晰發展藍圖   自資專上教育何去何從?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一月中表示,政府重視專上教育,並提供一系列為自資院校增加資源的措施。1除此之外,要推動自資專上教育的健康與蓬勃發展,還要制訂長遠的規劃方向與框架,但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下稱專責小組)於去年底向教育局提交的報告(下稱檢討報告),未有就自資專上教育,包括大眾關注的副學位課程2,提供清晰與詳盡的藍圖,與調整其發展的契機失諸交臂。

檢討報告並無全面審視副學位課程的定位與功能,反而建議維持高級文憑課程與副學士課程雙軌制。究竟在未來出生率與學生人數持續下跌的趨勢下3,應否把握機會將自資專上教育去蕪存菁,而非勉強讓競爭力較低的院校苟延殘喘?

副學士課程的功能還在?

簡單來說,副學位課程分為高級文憑與副學士兩部分,前者以職業導向,培養輔助專業人才;後者則被視為升讀學士學位的踏腳石4,並普遍以由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下稱教資會)撥付公帑資助的學士課程為目標。5檢討報告建議維持高級文憑課程與副學士課程雙軌制,某程度上是認同兩者的定位與功能。

那麼副學士課程能否有效發揮其功能?根據檢討報告提供的副學士畢業生問卷調查數據,在2016/17學年,回覆問卷的畢業生中,約85%繼續升學6,似乎印證了副學士課程作為升讀學士學位踏腳石的定位。然而,再參考教育局去年八月提交的相關數據,可以進一步得知,回覆問卷的副學士畢業生中,只有44.5%能夠升讀公帑資助學士學位,其餘分別為36%升讀自資學士學位、2.3%在港升讀其他課程、1.5%在港以外升學(見表一)。7儘管政府並非狹隘地將副學士課程定性為升讀公帑資助學士學位的階梯,但當其只能吸納不足一半的畢業生,似乎遠低於大眾,特別是學生的期望。

表一:自資副學士畢業生的升學數據

資料來源:「回覆:跟進教育事務委員會2018年7月13日的會議」,教育局,立法會CB(4)1488/17-18(01)號文件,2018年8月15日。

上述數據也顯示,有36%的畢業生繼續升讀自資學士學位(見表一)8,他們當中或有部分的文憑試成績達到大學入學最低要求,但當時未能獲公帑資助學士課程取錄,故此希望先報讀副學士課程再嘗試接駁上去。事實上,成績中等的高中畢業生除了選擇副學位課程外,也可考慮直接報讀非資助的學士學位。9若果他們「兜兜轉轉」最終只能升讀自資學士學位,何不早於文憑試放榜後直接報讀有關課程?這結果不但令他們再次失望,更因此背負更多的學費甚至學貸。

副學士課程畢業生未能升讀公帑資助學士學位課程,或許是基於學額不足,又或因為他們學術成績欠佳。對於如何提高副學士畢業生的質素,檢討報告建議研究延長副學士學生的修業期是否可行,原因是更多基礎的學術培訓,能讓學生有更多時間提升學術技能,從而具備升讀學位課程的條件。10

以上建議對學生來說是否有利而無害?目前「為修讀香港自資學士學位課程學生提供的免入息審查資助計劃」是否擴展至副學位課程尚未達成共識,至於檢討報告僅建議加強支援具明顯市場需要與有助回應社會人手需求的副學位課程。11當副學士學位課程明顯並非專業或職業導向,很可能難以受惠於有關加強支援的建議。在這樣的推論下,延長修業期只會令部分副學士學生背負更沉重的學費與學貸。

雖然教資會資助的高年級學士課程學額,在2015至18年間有所增加12,但是在2019至22年間,將維持每年5,000個13,而且也須與高級文憑畢業生共同競爭。即使因為修業期延長,而更具備升讀學士課程的條件,副學士畢業生能夠升讀以上學士課程的百分比,不見得會比現時有大幅改善。再者,提高副學士的質素以至認受性,並不能單憑增加學生的學術技能就可以達成,課程的質素同樣重要;雖然檢討報告有提及過檢討副學士的課程結構與課時,惟改革的基本方向與大致內容始終欠奉。

無疑很多學生希望升讀大學,特別是能夠獲公帑資助學士學位取錄14,但這不代表應以提供副學士課程來延緩問題,而其累積下來的挑戰更不能以小修小補的改善措施來處理,當局須徹底並且認真檢討其定位、功能,甚至存在價值。

應否加強高級文憑課程的角色?

當社會上一直有聲音認為副學士課程存在「高不成、低不就」問題,高級文憑課程則被指以職業訓練為定位,有利學生畢業後就業。15從檢討報告中,亦不難看出專責小組更「偏愛」高級文憑課程,比如建議自資院校應該考慮檢視其副學士課程的收生人數,以騰出資源開辦高級文憑課程;至於中長期而言,更應檢視其課程組合,並評估發展更多高級文憑課程的需要。16

以上的建議與「維持副學士課程與高級文憑課程雙軌制」的建議固然存在矛盾,而事實上,目前就業市場上許多技術工作,不一定需要僱員具有學士學位資格,故此自資專上教育的發展,應該向職業導向的高級文憑課程傾斜,以滿足該些技術工作的殷切需求。17這與政府近年致力推動職業專才教育的理念一致。18

以往不論是開辦副學士課程或高級文憑課程,能夠脫穎而出的自資院校都有清晰的定位,集中資源發展針對某一類行業的課程,以培訓技術人才。如前身為恒生管理學院的恒生管理大學、珠海學院、東華學院、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分別以開辦商科、傳理學科、醫療與護理學科、設計科目為主19,其畢業生的就業競爭力相當顯著。有鑑於此,在「振興」高級文憑課程方面,政府可加強協調各自資院校尋找開辦高級文憑課程的定位,避免現時自資院校開辦課程時過於市場導向,致使課程太過單一與重複。比如一窩蜂開辦近年大熱的幼兒教育課程20,卻又在工程界別的專業人員職位出現人手短缺的情況下,未有相應開辦有關課程。21

另外一個有待改善的情況,是自資專上教育課程高度集中於開辦成本較低的課程,例如工商管理、人文學科與社會科學。22有見及此,為鼓勵更多自資院校開辦高級文憑課程,政府應投放更多資源,包括承擔部分學生的實習開支、院校添置實驗設備的成本,以此提升課程的質與量,進而逐步增加課程的認受程度。長遠而言,政府應考慮把「為修讀香港自資學士學位課程學生提供的免入息審查資助計劃」延伸至高級文憑課程,以吸引有志從事技術性工作的高中畢業生入讀。

汰弱留強 自資院校健康發展之道

發展專上教育是對人才以至社會的投資,當中大眾對副學位課程的問題尤其關注23,不同持份者對檢討報告內容也各有期望。24可惜專責小組未有提出能大刀闊斧改善自資專上教育方向與框架的想法,而針對副學位課程的問題,更予人感覺只提供一些小修小補的措施建議。更本末倒置的,是專責小組建議放寬自資院校錄取內地學生的上限,特別是配合現時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當然,大眾不難理解其目的在於協助自資院校應付收生不足情況,填補剩餘的學額25,但是與其勉強欠缺競爭力的自資院校苟延殘喘,倒不如藉收生步入寒冬期的契機,透過市場機制讓自資專上教育去蕪存菁。與此同時,政府應給予學界更多支援,協助具競爭力的持份者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