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性不懂性?

在香港,大多數學生都擁有智能產品,青年人一機在手,隨時隨地接觸到不同的交友程式,每日都可在形形色色與性有關的資訊中遊走;到底,青年人視這些程式為兒戲還是認真處理?我們的年輕人又作好準備了沒有?香港的性教育又能否配合他們的需要?

現況與挑戰

根據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在2016年所進行的《青少年與性研究》顯示,過半數的受訪青年男女,均接受婚前性行為,更有24%受訪高中生接受多個性伴侶關係。雖然香港青少年的首次懷孕年齡相比2006年提高了5.5歲,但青年人未婚懷孕的人數卻由58人(9.76%)上升至82人(13.76%),可見青年人的性態度值得社會關注。

現今使用手機交友程式的風氣盛行,研究指出這會誘發青年人與性有關的習慣及行為,例如與多個性伴侶交往、在缺乏安全措施下進行性行為等;然而,亦有學者認為手機交友程式只是為用家提供一個建立性關係的便捷途徑,導致高風險性行為的主要因素仍取決於用家的價值取向。

那麼,香港青年人可有正確的價值取向?

香港有關性教育的指引一直遭人垢病,因此不同的非政府組織,包括母親的抉擇、關懷愛滋等均致力設計一些緊貼現今年輕人步伐的性教育教材,以供學校使用。教材除了傳授一些生殖系統、安全性行為及性病的知識外,更會培養青少年在性及兩性關係方面的態度和價值觀;透過教材,青年人可掌握約會及性關係的一些溝通方法及技巧。某程度上,這類全面的性教育課程反映香港在性教育方面已踏前了一步。

從瑞典性教育遊戲看香港性教育

要再進一步,香港不妨參考外國做法,瑞典是其中一個好例子。瑞典規定性教育課為必修的獨立科目,配以參與式教學法(Participatory Pedagogy),透過不同工具(例如角色扮演及快閃卡),締造不同處境,學生可以模擬作出有關性及兩性關係的決定,並反思當中要考慮的因素,從而培養正確價值觀。瑞典這套性教育所涵蓋的課題比香港更廣泛,有助學生建立良好及歡愉的性習慣,值得香港借鑑。

圖片 1瑞典性教育中「快閃卡」遊戲,模擬不同性和兩性關係可遇見的情景,要求青年作出相關回應,藉以反思其價值觀。翻釋自https://www.shorecentre.ca/wp-content/uploads/Value-Clarification-Game.pdf

香港有學者以類近的網上遊戲分析其教學效能。遊戲會模擬不同青年在性或兩性關係中可遇見的情況,學生可以作出不同的回應。在過程中,透過遊戲的互動,省卻了公開談性及相關議題的尷尬,同時為學生提供一些正確的性知識並塑造健康的信念,適合文化比較保守的香港。

圖片 2香港學者和家計會合作開發的網上遊戲,以不同的遊戲教授學生相關的性知識及培養健康的性價值觀摘錄自Chu et al. 2015

該研究發現,網上遊戲過後,受訪學生的性知識的效應值(Effect Size)被評估為0.447 (1為最高),而參與遊戲多於一次的學生,其效應值更高至0.688;此外,參與遊戲後,受訪學生對性的價值觀自我評分為4.54(最高為5分)。由此可見,這種參與式的教學法有效提升青少年的性知識,培養他們正確的價值觀,在性的層面及兩性關係上要作決定時,幫助年輕人提高警覺性。

從瑞典的事例到香港的實踐,我們發現不同的非政府組織致力改善香港的性教育,雖然課題未及外國的多元,但已比過往涵蓋得更多。非政府組織所推行的性教育不再限於傳授性知識,而是觸及更多價值觀及態度的議題,以回應現在青年人所面對的挑戰。

與此同時,香港性教育的教學法亦應要一同改進,有關機構不妨參考瑞典的參與式教學法,為學生營造一個自主的學習環境,賦予學生第一身學習經歷,提升性知識、培養正確兩性相處溝通技能及價值觀。香港或許未及瑞典般得到政府資助可開發相關課程大網及教材,但香港可從非政府組織已有的成果,加入更多參與式教學法的元素,提高教材的真實性,配以適切推廣,定能吸引更多學校參與使用。長遠而言,當愈來愈多學校以參與式的教學法教授性教育,教師、家長及學生自會集思廣益設計新教材,以應對日後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