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學生自殺工作須具持續性

2013至2017年間,本港有37宗10至19歲學生自殺死亡個案。1每宗悲劇背後都有不同故事,社會大眾感到唏噓之餘,不禁反思怎樣才可拯救這些年輕生命,也對政府的防止學生自殺工作有一定期望。

當局近年成立相關委員會和工作小組,並完成兩份被指忽視教育制度為學生帶來學習壓力的報告2,其中《防止青少年自殺工作小組提交予行政長官的報告》(下稱《工作小組報告》)更無清晰交代未來的跟進和檢視計劃,令人擔憂防止學生自殺工作難以持續下去。

《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最終報告》排除問題源於教育制度

因應多宗學生輕生事件,政府於2016年3月成立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下稱委員會),委員會於同年11月向教育局局長呈交《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最終報告》(下稱《委員會最終報告》),闡述學生自殺個案研究結果和詳列多項建議措施。3當中比較具爭議性的,是委員會從個案分析的數據和資料,歸納學生自殺的成因涉及多方面因素4,並無顯示源於教育制度。5

委員會對教育制度有否為學生帶來學習壓力以致選擇結束生命,與社會大眾所想的存在分歧,有組織在《委員會最終報告》發表後透過網上訪問逾1.3萬名市民,發現逾八成受訪者認同教育制度和學生自殺有直接關係。6其實過往一直有聲音批評本港以考試主導的教育制度,令學生備受功課、測驗和補課等困擾。7儘管從學術討論的角度看,各界應尊重委員會經實證分析的研究結果8,但社會大眾對教育制度與學生自殺關係的看法和關注,也該得到政府重視。

《防止青少年自殺工作小組提交予行政長官的報告》無交代跟進檢視計劃

為了在《委員會最終報告》的基礎上,檢視和協調相關部門的跟進工作,以及進一步討論有助防止青少年自殺的新措施,行政長官於2017年委派勞工及福利局(下稱勞福局)局長成立跨部門的防止青少年自殺工作小組(下稱工作小組)。9

工作小組已於去年10月遞交《工作小組報告》10,並在普及性、選擇性和針對性策略下提供13項建議。11但該報告同樣忽視社會大眾對教育制度的關注,只表示教育局一直檢討教育制度的有關部分、與課程發展議會審視中小學課程,以及支持學校落實新高中學制檢討的建議,即縮減高中課程和「其他學習經歷」的時數。即使《工作小組報告》提到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將於今年後期提交改善課程及評核制度的建議12,但若在現階段能給予具體的短期目標和措施建議,而非單純縮減課程時數,或有助紓緩社會大眾對教育制度的不滿情緒。

《工作小組報告》缺乏透明度也受到非議,因坊間主要透過與勞福局局長會面的團體向傳媒引述,才得悉工作小組已在去年10月遞交報告,繼而解散。13若社會大眾希望在網上找尋該報告,簡單輸入「防止青少年自殺工作小組提交予行政長官的報告」並未能立刻找到,而是先要登入勞福局網頁,再在「主頁」下的「諮詢文件、報告及其他」下的「其他資料」找尋報告。更甚者,報告只有英文版本,連中文摘要也欠奉,未必有助更多持份者和市民,透過閱讀報告,了解並監察政府工作。

最後,在工作小組解散後,將會由誰去檢視和協調相關部門的跟進工作?學生自殺個案一宗都不能多,有關工作須具持續性,但《工作小組報告》並無交代情況,政府亦沒有特別回應,不免令人擔心防止學生自殺工作何去何從。就此,當局或可考慮由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接手,並將其網頁打造成一站式平台,上載有關的研究報告、意見調查、支援服務等,方便不同持份者參閱。

行政長官率領各部門與學生同行

回顧以往討論過程,主要由關注團體提出質詢,再由政府回應。由於關注團體一直以來的討論焦點,集中在教育制度是否導致學生自殺的元兇或幫兇,因此政府、委員會和工作小組「徇眾要求」狹義地分析各項因素與學生自殺的關連,以及檢討不同部門的防止青少年自殺工作。過分狹窄的演繹,令社會失卻了討論一個更廣闊而深遠的相關議題:教育制度與學生精神健康的關係。

事實上,防止自殺是處理精神健康問題的最後一道防線,當學生還未萌生這念頭,各持份者早應關注他們的精神健康狀況。但據報,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於今年才開展包括青少年精神健康的大型普查14,故此在現階段,曾承諾會親自關心和處理學生自殺問題的行政長官15,將如何率領和釐清各部門的工作,又怎樣協助各界監察成效,以至制訂長遠的政策和措施,值得社會密切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