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成毒販目標 向販運毒品說不

自加拿大於10月將大麻合法化後,有不法分子以金錢利誘青年由當地偷運大量大麻花到港,趁聖誕前囤貨。1在香港,販運毒品(下稱販毒)最高可判終身監禁2,青年為賺快錢換來一生抱憾,是否值得?

販毒模式層出不窮

販毒是指向他人出售或供應毒品3,根據海關向MWYO提供的數據,在2013至2017年間,有278名10至24歲人士因販毒被捕(見表一)4,情況令人關注。

表一:2013至2017年間因販毒被捕的10至24歲人士數目

資料來源:MWYO於11月22日透過電郵向海關查詢數據,其於11月29日回覆。

青年販毒有不同模式,包括在娛樂場所向別人供應毒品。今年五月,警方在一間酒吧搜獲一批供客人使用、市值約12萬元毒品,並拘捕一名負責在警員查牌前通風報訊的17歲「睇水仔」。5

吸引青年跨境販毒也是不法之徒目標之一,例如警方於去年七月在深圳灣口岸拘捕一名被販毒集團以一萬元酬勞利誘、攜帶20公斤可卡因及經關口回港的15歲「衝關豬」。 6另有一名18歲青年抵不住十萬元酬勞及免費旅遊的誘惑,在今年11月被利用作「車手」由加拿大偷運30公斤大麻花回港,在機場被警方和海關截獲。7

本港亦曾發現有販毒集團招募青年作毒品收件人,如海關於今年10月在一件從尼日利亞空運到港的郵包發現約1.5公斤冰毒及550克可卡因,並拘捕一名16歲收件人士。8有青年組織指,近年甚至有不法分子要求青年到外地簽收內藏毒品的包裹。9

毒販洞悉心理 引誘青年犯罪

毒販能招募青年販毒,源於已掌握部分青年心理,包括會在他們經常瀏覽的網上討論區和聊天室接觸目標10,也會游說有毒癮而需要大量金錢購買毒品的青年,由買家轉為散貨拆家。11

此外,毒販不但以海關不會截查青年、年輕和初犯者可成為獲輕判理由等謊言去說服青年販毒12,更恐嚇若「縮沙」就要賠償,故此青年只得硬着頭皮去幹,最終捲入案件。13

在港被捕或判終身監禁 境外被捕或判死刑

除了被人操控,某些青年的販毒原因還包括低估它的嚴重性,其實根據《危險藥物條例》,任何人販毒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款500萬元和終身監禁;若利用未成年人販毒,更有機會被加刑。14
法庭一般是根據毒品的種類和數量量刑,有法律界人士表示以販運冰毒判刑最重,因為它對身體的危害性最大15,即使販運10至70克,已可判入獄7至11年;販運600克以上,更可判入獄20年以上。16有一名16歲青年只為了3,000元而販運8.33公斤冰毒,最終在2015年被判16年刑期(見表二)17,令人感到惋惜。

表二:近年部分青年因販毒被判刑期

註:氯胺酮俗稱K仔。

過往也有青年因聘用未成年人士販毒被加刑,包括在2015年,一名20歲人士利誘一名15歲人士販運976克冰毒,結果前者被加刑三年,總刑期為17年7個月。22另在2016年,一名20歲人士利用一名17歲人士販運5.7 公斤俗稱K仔的氯胺酮,結果前者被加刑三年,總刑期為16年。23

近年也有數名青年在境外因販毒被捕,而鑑於各地方對販毒的刑罰準則不同,涉案青年或面臨比香港更具阻嚇性的刑罰。去年,泰國當局在三名分別為19歲、22歲及24歲本港青年的行李搜獲12.3公斤可卡因,即使其中兩名被告認罪,同樣被判囚25年。24此外,深圳公安於去年拘捕一名攜帶10公斤海洛英的18歲本港青年,由於內地販運大量毒品的刑罰包括15年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死刑,因此該青年有機會被判死刑。25青年為了一些酬勞,以致青春歲月全在監獄度過,甚至可能賠上生命,這沉重代價並不值得。

青年與家長保持警惕 齊向販毒說不

臨近聖誕佳節,青年或會成為不法分子的販毒目標,為此執法部門和青年團體向他們作出呼籲,在求職時要特別留意於不明網站和社交平台的招聘廣告、勿因貪圖小利以身試法,更不要誤信年輕可作減刑理由。除此之外,青年不要貿然協助別人運送物品,也要避免把地址外借他人作收件之用。26家長亦要留意子女有否不尋常舉動,例如有來歷不明收入、購買貴重物品及接聽神秘電話等,一旦發現可與校方和社工聯絡。27

販毒不但影響涉案人士,也為社會帶來非常大的禍害,故此無論是青年或家長都要隨時保持警惕。政府方面,禁毒處除了為青年提供常見毒品種類和吸毒後果等資訊28,也可考慮向他們解釋販毒的嚴重性,讓各方為建立一個無毒社區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