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圖書館:點止睇書咁簡單

香港人對圖書館絕不陌生,因為全港有過百間遍布各區的公共及私營圖書館。儘管圖書館覆蓋率高,但閱讀氣氛並不濃厚,特別在電子科技及社交媒體的普及下,本地圖書館的使用人次連年下降。相反,我上月底到訪位於芬蘭的赫爾辛基頌歌中央圖書館(Helsinki Central Library Oodi),只是一個平凡的星期三下午,訪客絡繹不絕,當中除了當地人外,也不乏如我般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我感到好奇,為何這座圖書館會如此受歡迎呢?


以人為本的設計與佈局

從外觀看,頌歌圖書館的設計美輪美奐,橙黃色流線形的樓頂,配上透明玻璃的主體,一看就知道是「打卡」的地點。至於內部裝潢以開放式為主,令人置身其內完全沒有侷促的感覺。而窗邊斜坡的設計,再配以獨立座椅,讓讀者可以享受個人閱讀的同時,也可飽覽窗外及館內的美景。

點止睇書咁簡單:Helsinki Central Library Oodi

雖然是一間樓高三層的圖書館,但其中只有第三層存放圖書。香港人或會就存書量是否足夠提出疑問,而忽略這正正體現了芬蘭書本數碼化的進步。因實體書減少而省出來的空間,經營了一個開放式的咖啡廳,讓人一邊品嚐咖啡,一邊享受閱讀,包括我這個「現代書蟲」。也許有人擔心咖啡會沾污圖書,又或者咖啡廳傳出來的聲浪會令人變得煩躁,事實上,當地的公民教育鼓勵國民彼此尊重和愛惜身邊事物,加上芬蘭人悠然自得的文化傳統,以上的顧慮盡可消除。置身這裏,我納悶於為何香港的圖書館總是令人有一種壓迫的感覺呢?

正當我陶醉在休閒的讀書氣氛,突然看到幾位小朋友騎着滑板車在眼前「飛」過。若這情況發生在香港,相信在門口已被保安攔住;就算能進入館內,肯定也有保安或父母大聲呼叫:不要在此處踏滑板車。但在頌歌圖書館,這鬧劇並無出現,小朋友踏着滑板車「遊歷」在書架間,即使有點聲音,但並不過分,也許這又是公民教育下的好例子。對我而言,滑板車的出沒體現着圖書館開放及融合的設計,以及沒有太多規條限制。如果規矩太多,怎會吸引到小朋友以至家長到來呢?這不禁讓我慨嘆某次在香港圖書館看書時,因有點累而小睡15分鐘,卻馬上遭到保安叫醒,休閒感覺馬上消失。

點止睇書咁簡單:開放及融合的設計

促進交流與創新的設置

頌歌圖書館的二樓和三樓有數十間大大小小的會議室。在參觀當天,我見到很多投身初創的年輕人、非牟利組織成員及學生在這些房間裏進行會議、分享會,或者研習功課。一個城市的市民思想進步與否,與議論空間的多少有着緊密關係。知識的傳遞及發展從來都不應該是單向的,市民只有透過不斷的交流及辯證,才能一起成長及啟發新思維。在頌歌圖書館裏,我感受到此股動力,在羨慕赫爾辛基市有這種文明的討論空間同時,也開始明白為何芬蘭在創新領域中可以如此先進,因為相信他們有不少新意念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誕生。

離開會議室後,我發現一個有趣的角落,那裏放着各式各樣的工具給訪客做縫紉及其他手工藝(如:紙黏土)。這些訪客中有大師也有初哥,大家毫不害羞,大膽探討對美的看法,從而讓一雙眼看到的美擴闊至懂得欣賞不同的美。

點止睇書咁簡單:芬蘭的創新領域

而讓我最感到意外的,是在縫紉機後有一台3D打印機讓訪客體驗。撫心自問,在香港的科學院或大學校園,也未必看到3D打印示範;但在赫爾辛基,居然在一座公共圖書館裏,就已經把新科技用最「貼地」的方法展示給國民。另外,在同一個地方,也有一個電視/電腦遊戲房間,我看到很多父母和孩子一起試玩最新的VR感官遊戲。政府在促進融洽的家庭關係同時,也為國民提供機會認識新技術,這樣的安排有助他們拓展視野和學習新事物。


教育系統和社會氛圍同樣重要

參觀過頌歌圖書館後,我深深體會到芬蘭人對圖書館及知識的態度和我們有很大分別。對他們來說,圖書館不該只供閱讀或溫習功課,而是一個互相分享及衝擊的平台。更重要的是,即使芬蘭有一個良好的教育系統栽培學生,但若社會沒有濃厚氛圍鼓勵大家向前邁進,很難培育與時並進且兼備傳統智慧的新生代。


2019年9月26日原文刊於《Oh!爸媽》